放到桌面 添加到收藏夾
首頁 > 財經 > 張平:中國現在還有很大的降低融資成本空間

張平:中國現在還有很大的降低融資成本空間

2019-11-03 15:19:41 點擊: 來自:黑客視界
張平:中國現在還有很大的降低融資成本空間

  本站財經訊 11月3日消息,由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廣州金羊金融研究院主辦的“金融高質量發展廣州峰會”今日在廣州舉行。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廣州金羊金融研究院理事長張平出席并發表演講。

  張平分析了當前宏觀經濟的趨勢,他認為,從全球看,有兩個非常明顯的特征:一是弱需求,二是低利率。弱需求是由于中國PMI下降,導致了全球工業制造水平的下降,10月份,我們的PMI仍然在50%以下,仍然在收縮的過程中,PMI的下降引起了全球主要經濟體的需求變弱,剛才看國際組織也全是認為這個結果。

  談及低利率,張平表示,全球負利率狀況進一步深化,發達經濟體大量的利率都變為負利率,中國現在應該有很大的降低融資成本的空間。從國債來講,中國的國債和匯率保持穩定,大量的國際資本也進入中國債券市場,我們的國債市場已經容納了很多外部資金,因為中國的利率還是比較高的、比較穩定。

  以下是演講實錄:

  張平:非常高興能夠以雙重身份,既是教授,又能夠作為理事長落戶到廣東,非常希望能夠為大灣區多作點貢獻,謝謝大家的光臨!我給大家作一個經濟的展望。2020年的時鐘已經越來越近了,我們能看到中國經濟在外部的沖擊下仍處于增長的下滑狀態。今年經濟增長大概保持在6.1%,預計2020年達到5.8%,這是按照環比比較悲觀的情景進行的預測。國際組織也做了預測,IMF認為2020年經濟增長是5.8%,OECD也下調到了5.7%。

  我們的經濟增長在外部沖擊下壓力比較大,全球由于貿易的收縮導致了制造業的壓力,對中國這樣的制造業大國沖擊是比較大的。可以看到在歷史上,中國出現了出口、制造的“雙降”,這無疑是外部沖擊。同時,我們放棄了過去重要的調節手段——地產,所以出現了“三降”的格局。每一次降都是有壓力的,2012年,我們的制造業占GDP的比重達到頂峰,然后開始下降,導致我們在2012年以后經濟增長沒有超過8%,2015年隨著服務業超過50%,我們的經濟增長速度沒有超過7%。這次受到外部沖擊和制造業的壓力,經濟增長有可能進入“5時代”。

  這幾年加大了調節力度,使得經濟增長減緩但很平穩。但是微觀層面上,我們現在壓力重重,高質量轉型必須依賴于微觀經濟主體的轉變,廣東引領了高質量轉型,已經擺脫了下滑的壓力,反而逐步向上,特別是廣州。經濟壓力的下滑僅僅靠基建,雖然現在平穩化了,但是難度依然比較大。可以看到,很多基建花了很大力氣,過去是雙調節,即房地產和基建互為波動,現在基建單輪驅動確實是難度很大,其中最大的難度就是財政,雖然全面加碼,但是地方財政困難重重。前三季度,只有廣東省一枝獨秀,財政收入第一,其他地方的壓力更大。目前累計赤字已經超過了預算赤字,未來三個月減費降稅加上擴大支出,會擴大一般性的財政預算,這又是我們現在不太允許的。現在主要依賴于專項債,專項債在前九個月也已經花完了,需要挪用2020年的專項債額度,但是現在還沒看到。所以看難度,地方政府現在主要依賴于專項債,自身的能力已經下降。國務院提出的深化稅收改革三條,也都是穩定地方財政的方法,現在主要是第二條的作用大一點,但是整體來講作用不是很大。第二條留底退稅機制的改變,使得地方政府的壓力不那么大。至于消費稅后移,因為現在我們開征的消費稅有限并沒有在根本機制上改變,而且只在珠寶和高端手表上,這個范圍有限。所以整個財政的壓力提高了。現在盡管使用了逆周期調節,但地方財政壓力還是很大,尤其是降費,大大落到了地方,所以國務院出臺的三項政策也是希望穩定財政,但是也證明財政的深化改革是下一步最根本的問題。

  除了剛才說的財政壓力大,我們也可以看到政府政策的壓力也非常大,每一次下降都與地方隱形債務審計、防范金融風險的壓力有關。但是我們知道地方政府不但要支撐巨大的公共服務的支出,而且缺少必要的稅收來源,因此債務和土地財政一直是我們回避不了的問題,必須進行財政的深化改革。

  現在的更不利的條件是企業通縮,豬通脹,這個在廣東感受更深,因為廣東豬肉價格是比較高的。企業PPI9月同比為-1.2%,減稅基本上沒有實現利潤的增加,反而基本上被通縮壓干了。豬肉的價格上漲很快,9月CPI為3%,預計2020年2月突破4%。盡管我們的豬瘟疫苗現在已經投入使用,整個擴產也在開始,但是總體來說我們的存欄量還是不夠的。現在好的豬都在育肥,主要是通過豆粕來進行的一個量價齊飛,就能看到,未來到2月份,豬肉價格仍然是一個壓力,所以預計CPI突破4%,這樣就使得2020年非常有難度。

  我們的難度現在顯象的非常清晰,從金融角度來看,一方面我們的資產收益率在下降,因為企業通縮;另一方面CPI在上升,我們要求的資產回報率還要提高,所以這個岔口是最近我們非常困難的地方。

  從貨幣政策來講,央行實際上基礎貨幣沒有上升,主要通過降準來置換MLF,降低了基礎貨幣供給,主要是擴大了乘數,所以能看到乘數占比很大,接近6.5%,但是我們的整體基礎貨幣情況沒有很高,所以現在我們的宏觀政策基本上保持了非常審慎的態度。

  從全球看,有兩個非常明顯的特征:一是弱需求,二是低利率。弱需求是由于中國PMI下降,導致了全球工業制造水平的下降,10月份,我們的PMI仍然在50%以下,仍然在收縮的過程中,PMI的下降引起了全球主要經濟體的需求變弱,剛才看國際組織也全是認為這個結果。全球負利率狀況進一步深化,發達經濟體大量的利率都變為負利率,中國現在應該有很大的降低融資成本的空間。從國債來講,中國的國債和匯率保持穩定,大量的國際資本也進入中國債券市場,我們的國債市場已經容納了很多外部資金,因為中國的利率還是比較高的、比較穩定。全球的負利率問題背后隱藏的是發達國家的債務永續問題,因為發達國家大量的債務都用于了養老等公共服務的支出,所以它的債務沒有特定的資產回報,而中國的債務沉淀在資產中,很多是有回報率的,西方發達國家很多債務都在公共福利債務中,沒有特定回報率,所以他們現在需要做的債務永續的方法非常簡單,就是要把利率壓低在經濟增長速度以下,就能保證債務的持續性。所以這種格局就使得全球又進一步地進入負利率的狀態,這是與經濟低迷高度相關的。我們也能看到經濟體越是依賴于制造業,壓力就會越來越大。在全球的這種情態下,我們都可以理解為外部的持續沖擊。

  在我們看來,大灣區確實引領了中國高質量增長,因為只有大灣區經過多年的調整,特別是廣州,走出了一波與國內經濟增長不一樣的機會,這也是我們認真總結廣州的經驗,看看怎么把這些重要的經驗推廣到全國。因為廣州前三季度經濟增長6.9%,深圳經濟增長6.6%,遠高于國家經濟增長的6.2%。大家知道,越發達的地區其實增長速度應該逐步變緩,而不是非常高的增長,因為我們的城市化率已經達到了將近100%,服務業比重廣州也很高,在這種條件下,如何能夠獲得比較高的增長?就要看你的服務產業是不是升級了,否則獲得不了這么高的增長。廣州金融也增長得很快,也是成為深化服務業、提高服務質量的重要方面,在此我不一一詳盡地與大家討論。在整個發展過程中,貨幣金融系統已經從儲蓄動員體制向激勵創新、風險防范、信任機制轉變,這一點必須進行重要的轉型。廣東在這方面的轉型是比較成功的,所以它的發展也是越來越強。從新三板來講,核心是建立資本主體地位,這是新三板的一個重要任務,這個重要任務就是需要建立一個信任的基礎。

  從產融結合來說,我們也要看到很多產融結合的重要道路。充分利用一國兩制兩套國際化法律體系進行對接,我認為這是大灣區最重要的,因為我們知道澳門是大陸法系,它對于很多經濟運行有很大的促進作用,而香港是英美法系的,它對資本市場的促進是有重要意義的。這兩個法律體系的對接是我們未來的一個重要方面,我們能看到中央給灣區的大量的金融指示已經非常清晰地把這些東西納入到思維中,包括對廣州和澳門都強調了綠色金融。我們的研究院專門設立了國際化綠色金融雜志,整個綠色體系主要是基于歐洲法律體系建立的,歐洲是非常重視綠色金融的,而中國盡管在全國成立了8個交易所,但是我們在國際化的標準和法律基礎架構方面是做得不好的,有很多專家已經說了,連統一的標準、統一的法律交易框架都沒有完成,所以能不能與澳門這些進行產融合作也是我們未來重要的方面。因為我們在這方面探索了很多,包括花都的綠色金融都做的很好,所以產融結合是未來我們重要落地“一國兩制”的方面。

  在此,我簡單描述一下產融結合的路徑,路徑一是直接融資促進技術進步和效率改善,與香港英美法系進一步對接。我們現在的情況非常好,整個大灣區的上市公司市值已經超過了它的GDP,也就是說不包括新三板,我們的資本化水平已經很高,已經超過100%。2018年大灣區170多家上市公司,加上450多家新三板公司,我們整個資本化水平上得非常快。2019年,我們又在快馬加鞭,這還不包括在海外上市的公司。所以,我們基于信任的直接融資主體逐步壯大,這是未來最重要的廣東金融產融合作的重要戰略,就是推動中國從間接融資體制轉向直接融資體制。但是也能看到,我們的行業分布還是比較偏的,對現代服務業的促進還需進一步努力,讓更多的現代服務業能夠上市,現代服務業特別是基于互聯網的現代服務業已經成為了全球包括貿易和制造提升的核心。在研發強度上還是偏弱。現在廣州的上市公司資本收益率還是低于融資成本,所以還需要優勝劣汰,加強我們的競爭。產融結合的路徑二是綠色金融與澳門大陸法系對接,與歐洲形成交易體系。路徑三是發展租賃與實體經濟深入對接,提升服務與制造業質量。租賃業的發展對于服務業和產業的深化非常重要,我們租賃業遠低于發達國家的水平,所以在租賃行業仍有大的發展潛力。路徑四是供應鏈金融+金融科技+創新生態。深圳和廣州都在供應鏈金融上發力非常大,尤其是廣州,供應鏈金融除了金融科技的轉型,更要做出新的創新生態圈,。什么叫創新生態圈?我們要有一整套中小企業的激勵體制,要有一整套服務于中小企業分布式創新的包容共建特征的體系,在此基礎上,我們能夠推動大灣區引領中國高質量增長。

  謝謝大家!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文章評論 · 所有評論
評論請遵守當地法律法規
Copyright © 2018-2020 熱點新聞網版權所有 侵權必究.
免責聲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業自行提供,內容的真實性、準確性和合法性由發布企業負責, 熱點新聞網 對此不承擔責任.
qq群投票可以重新选吗